發布詢價單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國際資訊 > 正文

中國大疆無人機風靡全球后,美俄軍隊帶頭搞研發對抗

2019-06-17 17:47 性質:轉載 作者:北國防務 來源:新浪軍事
過去一年多以來,隨著敘利亞主要戰事的結束,俄軍在敘利亞的“存在感”直線下降。如今我們最常看到的俄軍新聞大致是這么一類,即俄駐敘軍事基地遭...

  過去一年多以來,隨著敘利亞主要戰事的結束,俄軍在敘利亞的“存在感”直線下降。如今我們最常看到的俄軍新聞大致是這么一類,即俄駐敘軍事基地遭武裝分子無人機襲擊,俄軍“道爾”、“鎧甲”等防空武器奮起攔截并“擊落全部目標”,從而獲得上新聞的機會。

  面對防不勝防的敵無人機襲擊,俄軍在敘利亞立即長了教訓,迅速在俄軍內整合相應的反無人機部隊。今天,北國防務(微信ID:sinorusdef)就結合俄軍最近的一次演習來說說這事。

  △由于反無人機的“克拉蘇哈”4,它是俄軍的主要陸電子戰系統之一,據稱可干擾衛星

  據俄紅星電視臺報道,俄軍近日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展開了一場反無人機演習。演習中,俄軍電子戰部隊利用“克拉蘇哈”4和Leer-3等電子戰系統分析出“敵”無人機的通信頻段,并成功干擾掉無人機信號。無人機失去指揮成為無頭蒼蠅,威脅自然也就解除了。

  相比敘利亞戰場上俄軍用“道爾”等炮彈擊落無人機,這種無線干擾的方式在“氣勢”給人的感覺會弱一些,可這其實才是反無人機的常態。

  無人機作為一種緩慢飛行的飛行器,屬于“低、小、慢”目標,在探測上具有一定難度,但對于一支“正常”的軍事力量而言,發現它的問題不會太大,打下來也不會太難。問題是不劃算,現在的反無人機之所以成為新的趨勢是因為它所具備的全新特征。

  △如今幾乎在任何的航空或防務展會都會看到“大疆”無人機被擊落的殘骸,成為“公敵”的背后印證了“大疆”的實力。上圖為以色列軍火商在2018年新加坡航展用“大疆”殘骸推銷自己的產品,下圖則是美國公司在2019阿布扎比防務展上推銷自己

  如今被“反”的無人機主要指的是以“大疆”為代表的小型無人機,而非接近傳統飛行器范疇的“死神”、“全球鷹”、“翼龍”、“彩虹”這類大型無人機,反制后者的手段與傳統飛行器區別更為類似。

  以“大疆”為代表的消費級無人機風靡全球后,威脅也隨之而來,畢竟只要上面不掛價格炸彈也就是“武器”,某種程度上成為“公敵”。尤其是這類似無人機制作門檻低,而且便于大量制造,面對成群結隊而來的此類無人機,你發射昂貴的炮彈進行攔截并不合適。

  “大疆”這一級別的無人機一般都用簡易無線電遙控,這就為昂貴的(炮彈)“硬殺傷”無人機之外,提供了另一條反無人機之路,即“軟殺傷”,這種方式通過電子干擾設備阻斷無人機的控制信號,無人機在失去控制信號后通常會迫降或懸停。

  △用昂貴百倍的防空導彈打消費級無人機,顯然劃不來

  這種“軟殺傷”的方式在目前的反無人機手段中適用范圍是最廣的,俄軍在吸取敘利亞教訓后雖說廣泛打造了“專門”的反無人機單位,但這些單位并非重新抽調人員組建,而是在原來的電子戰單位進行“任務強化”。

  當然,這些單位也是有“高低”之分的,當前俄軍的陸軍師、旅級單位都有電子戰部隊,另外還有直屬軍區的電子戰旅,后者的電子戰設備更加完備,功能自然也更強大。斯維爾德洛夫斯克演習中的電子戰部隊應該就是隸屬于電子戰旅,俄軍的電子戰旅一般包括2個電子戰營(“戰略”營裝備“摩爾曼斯克”BN這種大型電子戰系統,“戰術”營則裝備包含R-330Zh/R-934干擾站的Infauna電子戰系統)和2個獨立電子戰連,“克拉蘇哈”4和Leer-3正是這2個電子戰連的典型裝備。

  有趣的是,如果就針對“大疆”這類無人機而言,俄軍用“克拉蘇哈”4和Leer-3這種電子戰系統多少有點“殺雞用牛刀”了:“克拉蘇哈”4能夠干擾普通作戰飛機、美國E-8C偵察機、“捕食者”察打一體無人機、“全球鷹”無人戰略偵察機、U-2高空偵察機以及“長曲棍球”等近地衛星;Leer-3的干擾裝置裝“海鷹-10”無人機上,其不僅能干擾無線電設備,也能干擾移動電話。

  △攜帶反無人機系統的美國海軍軍艦,車上的圓形天線為小型探測雷達,頂部為輔助的光電探頭

  不僅是俄軍,美軍在內的一些軍事強國其實也已經對小型無人機威脅做出反應。今年初,美軍兩棲攻擊艦在經過蘇伊士運河時就被拍到了在甲板上布置反無人機系統,以應對可能的威脅。

  相比俄軍直接動用“主戰裝備”對付小型無人機,美軍的反無人機系統更具有代表性,它由小型的全向雷達和小型干擾設備組成,必要的話還可以引入激光武器進行“硬殺傷”。此類系統的預警距離一般小于20千米,軟硬對抗設備的作用距離為數千千米,可以說是為“大疆”這類無人機“量身定制”的。

  但反過來說,俄軍“殺雞用牛刀”其實也是因地制宜。俄軍地面電子戰部隊規模非常之大,如前文所述,它分布在各成建制的陸軍部隊,而且還有大量專門的電子戰部隊。用歐美的話說,俄軍將電子戰作為一種“非對稱”作戰手段,有了這樣現成可用的反無人機“資源”,當然就不必去定制的專門的反無人機系統。而如美軍,電子戰力量的強大毋庸置疑,但以空中平臺為主,面對新興的無人機威脅只能組建新的力量。

  △我國市面上的反無人機系統非常多,但鮮有我軍使用的報道

  此消彼長,一些想利用小型無人機搞事、且相對有實力的團伙也在發展一些新的手段,比如為無人機裝上簡易的慣導手段。雖然目前這還比較少,可若真如此的話,電子戰手段就失效了,打擊這類目標就又得用傳統炮彈,或者激光武器這類新概念武器(對付小型無人機綽綽有余)進行打擊了。

  總而言之,對于小型無人機這類威脅,我們還是該向美、俄學習早做準備。應對此類威脅并不難,關鍵還是觀念。

免責聲明:尊重合法版權,反對侵權盜版,若本網有部分文字、攝影作品等侵害了您的權益,在此深表歉意,請您立即將侵權鏈接及侵權信息郵件至我們的版權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并解決,謝謝您的配合.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拒絕廣告

相關資訊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掃碼看新聞

神奇橡树电子